首页 > 新闻 > 社会 > 正文

北京需要具有国际影响力的戏剧品牌

文章来源:
字体:
发布时间:2019-12-02 14:18:37

北京需要具有国际影响力的戏剧品牌


  张先,中央戏剧学院戏剧文学系主任,中国戏剧家协会会员,中国戏剧文学协会副会长,文化部,教育部特邀专家,教授,博士生导师。个人著作包括《剧本创作论要》、话剧作品《活着》(改编自余华同名小说)等。曾获2003年中国文联文学艺术评论奖、2004年度中国曹禺戏剧评论优秀奖、2005年中国戏剧文学创作金奖。2011中国话剧金狮奖。


  记者:您深耕戏剧文学多年,有大量著作问世,请问您是如何与这门学科结缘的呢?北京这座历史文化名城在其中是否起到了一些作用?


  张先:我从1982年起就在中央戏剧学院从事戏剧方面的教学研究,至今已接近40年。一直以来,我都认为年龄和阅历并不意味什么,作为一名学者和教师,关键在于要时刻关注整个戏剧行业的发展。


  从我的角度来看,戏剧和北京的城市文化发展联系是十分紧密的,这很大程度是因为几百年来北京都是我国的首都。首都的一个重要特点就是它是全国文化的聚集地,戏剧活动是比较发达的。像过去京剧,也是在北京形成的这样一种全国性影响。50年代开始,我们国家文化系统开始提倡话剧,话剧的繁荣是以北京人民艺术剧院、中国青年艺术学院等为代表的一系列剧场、剧团的建立为标志的。同时,我国还在北京建立了一个系统性的话剧人才培养基地,就是中央戏剧学院。可以说,中国话剧是在北京完成了整体的基础性建设,再辐射到全国的。到现在为止各地的剧团也仍然把来北京演出当做一种荣誉和认可,北京观众也是全国话剧观众中最活跃的一个群体。


  未来,首都北京还会在我国的戏剧发展中继续起着这样一种引领作用。


  记者:网络上有一种观点认为,中国现在什么都不缺,就缺好的电影电视编剧,关于这一点,您怎么看?


  张先:这是一个挺有意思的问题,因为我就是教写作和编剧的,教的学生很多毕业后都在行内。从中戏戏文系毕业的编剧,像何冀平、王婉平、兰晓龙、申捷等等,也算是我国现在的金牌编剧了。


  但是我可以理解观众说我们现在缺好的电影电视编剧,提出这种要求也很有道理。为什么?我认为首要原因是现在观众的眼光和素养确实高了。过去,我们的观众接触不到什么影视作品,标准相对是比较低的。现在生活好了,年轻观众对国外也比较了解,他们平时看到的都是国外最优秀的影视作品,跟这些作品相比,我们国内确实还是有一定差距的。


  还有一个原因在于我们的制作体制。拿影视行业来举例,事实上我们政府在这方面的政策是很开放的,商业化程度也比较高,只要你拍得好,民营公司就愿意投资,电视台就愿意买。但是我们目前的投资人可能观念上还比较落后,对编剧这样一个行业不够尊重,一句台词,制作人可以改,导演可以改,演员也可以改,剧本可能就没法表达编剧原本的意图。然而事实上,我们看欧美同行,对编剧是很尊重的,如果要改台词,编剧是要去现场确认的。如果说电影还可以说是导演的艺术的话,电视剧可以说主要看编剧的水平,这方面影响就更大。


  另外,影视作品是一个团队协作的结果,我所知道的一些剧本,本来可以打90分,但是可能这里导演没拍好,那里演员没演好,或者哪里灯光、化妆差了些,于是最后拍出来,也就是60分。


  在这样一个体制之下,很多编剧就慢慢变成制片怎么说我怎么写、导演怎么说我怎么写,创作的热情也就下来了。这个问题,我想随着我国影视市场的逐渐成熟,会得到一定程度的解决。当我们的市场诞生一两部编剧有水平、又尊重编剧的“爆款”作品时,自然会引起行业内的思考和改变。


  记者:现在我们有很多影评剧评app都在运用打分机制来评判作品的好坏,如果请您来为一部影视作品或者剧作打分,会从哪些方面来评判呢?


  张先:我想现在的打分更多的是一种社会性行为,而并非创作领域内的事情。人们在互联网上的的赞成和反对,往往会受到整体环境的影响,骂的人多了就有人出来说好话,说好话的人多了马上就有人跳出来“黑”,这样形成的分数,是无法正确评判一部影视作品的好坏的。


  另外,我们现在每个软件都有一套自己的打分系统,算法又不透明,很容易被各方面操纵,从而误导观众,这就涉及一个公正客观的问题。而且人们的观赏目的是不一样的,有些人进电影院就是为了哭一场,有些人就为了看大场面,这就很难给出一个统一的标准。作为一个影视创作人,还是要相信自己的作品,不要盯着豆瓣这些评分评论。


  如果让我从专业角度来评判一部影片的话,我会主要关注这4个方面。第一,它应该是一部关于人的影片;第二,它应该是可以引起人们感悟的;第三,一部影片应该具有一个独特的视角,讲一个独特的故事;第四,需要有一些好的演员,确实承担了影片的人物角色。


  记者:作为一名经验丰富的文艺工作者,您认为我们当下应该如何讲好中国故事,进一步增强国民的文化自信?


  张先:我觉得讲好中国故事,首要的是要讲好现在的中国,要把我们国家的主人放在我们创作的首要位置。我们国家的主人是谁?是人民,一部文艺作品,只有真正写出了普通工人的生活、普通教师的生活、基层公务员的生活,才是伟大的。我们应该展现的是每天在地铁里挤来挤去的老百姓的故事,是他们的喜怒哀乐,这样的故事才能打动人,才能真正反映我们当今中国的精神与面貌。我们现在可能总想拍一些大片,拍一些英雄,这些题材很好,但是也要注意,不能跟风只拍这些,还是要做好现实题材的创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