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澳门新葡京-澳门新葡京赌场-澳门新葡京注册送彩金-澳门新葡京娱乐城-新闻 > 社会 > 正文

清晨,她在小区外被陌生女子打了一耳光

文章来源:
字体:
发布时间:2019-08-13 20:24:23

清晨,她在小区外被陌生女子打了一耳光


“啪!”一记清脆的耳光打在脸上,曲丽(化名)顿时感到左脸和嘴唇火辣辣地疼。等她回过神一看,这才发现出手袭击她的,是眼前这名穿着红色碎花裙、40来岁的女子。但让曲丽疑惑的是,她并不认识这名女子。曲丽迎上前,想和女子理论,结果却被对方一把推倒在路边的绿化带中。

这是8月5日清晨,发生在长沙市天心区水竹街口的一幕。很快,围过来的路人将两人分开。随后,曲丽报了警。在调查走访之后,民警告诉她,打她的女子名叫吴燕(化名),和她住同一个小区,是一名精神疾病患者。

在小区业主群里,曲丽说出了自己的遭遇,业主群里也是炸开了锅。很多业主担心的是,与一名缺乏监护的精神疾病患者做邻居,会不会让自己,特别是幼小的孩子面临潜在的暴力危险?

“早上我坐丈夫的车一起上班,中途我下车买早点。谁知道,我刚买完早点往前走,突然就被她打了。”谈起遇袭的经过,家住长沙市天心区层上观邸小区的曲丽至今有些后怕。

清晨,她在小区外被陌生女子打了一耳光:报警后方知对方为何“爱找茬”

清晨,她在小区外被陌生女子打了一耳光:报警后方知对方为何“爱找茬”

图中的绿化带,就是曲丽被吴燕攻击的地方。这里离小区仅几百米。

曲丽告诉今日女报/凤网记者,她之前并不认识袭击她的女子吴燕。

但是,这次被袭让曲丽想起几个月前的一件蹊跷事。“今年5月的一个早上,我在小区外的公交站台等车,突然有个女人冲过来抓住我的手,问‘你是不是打了我儿子?’我莫名其妙,正好等的车来了,我就甩开她的手走了。现在想来,很可能当时遇到的女子,就是这次打我的人。”

曲丽并非小区里唯一被吴燕袭击的人。小区另一名居民陈静(化名)告诉记者,也是5月份,在小区门口的菜市场外,她曾经被吴燕打过,“我走着路,她过来就是一拳。有熟悉情况的路人告诉我,她有精神疾病,估计是又发病了,让我离远点”。

在小区门口开商店的易倩(化名)也告诉记者,虽然没被打,但她曾几次受到吴燕的“威胁”。“有一次,她跑到我店里指着我质问,说‘你在电梯里为什么对我崽指手画脚’?关键我都不认识她家孩子。她这样找了我两次麻烦了。每次看见她,我就先留意一下她手里拿了东西没有。我不敢招惹,每次都只敢轻言细语劝她走。”

被打之后,曲丽选择了报警,民警经过调查走访,查到了吴燕的身份及其监护人——妹妹吴玉(化名)的联系方式。“当时小区物业工作人员帮我给她的妹妹和前夫杨勇(化名)都打了电话,但他们没接。”曲丽告诉记者,之后,她用自己的手机拨打了二人的电话,这才接通。吴燕的前夫杨勇在电话中向曲丽致歉,但他表示,他与吴燕已于2011年离婚,目前吴燕的监护人是其妹妹吴玉。吴玉则在电话中表示她人在武汉,帮不到忙。“她跟我说‘那你报警吧’,我真是哭笑不得。”曲丽说。

清晨,她在小区外被陌生女子打了一耳光:报警后方知对方为何“爱找茬”

清晨,她在小区外被陌生女子打了一耳光:报警后方知对方为何“爱找茬”

曲丽说,吴燕那一耳光打得很重,她的眼镜都被打坏了。

8月7日,今日女报/凤网记者联系上了吴燕的前夫杨勇。杨勇告诉记者,他和吴燕于2000年结婚,“当年结婚的时候,吴燕就有这个(精神)病”。

“每年病情比较严重的时候,我们都会送她去住院治疗,一住就是几个月。”杨勇告诉记者,像吴燕这样的精神疾病患者的依从性是最差的,“有一年在医院住院,她硬要出院,不让她出院就寻死觅活。她母亲做了干菜,盛在玻璃瓶里给她送去,结果她把玻璃瓶敲碎,拿着碎片要割脉自杀。没办法,医生只能通知我们把她接回来”。

在医院强制治疗一段时间后,吴燕的状态会变好,但仍需要每天服药,才能控制病情。杨勇告诉记者,一旦回到家中,吴燕会想方设法不吃药,“有时候含在嘴里不咽下去,趁我们不注意又吐掉”。

因为不肯服药,吴燕的病情得不到有效控制,经常反复。“她一直怀疑我要害她,连我烧的水她都不肯喝。因为怕我给她‘下毒’,每次出门,她都要把家里的油瓶子带在身上。她每天起床之后就出去了,我经常尾随她看她去哪里,结果发现她就是在街头游荡,有时候就在街头发呆,一站几个小时,深夜都不回家。”杨勇说。

2011年,心力交瘁的杨勇选择了起诉离婚。最终法院判决两人离婚,杨勇分两次付给吴燕35万元人民币,两人原本居住的位于层上观邸小区的一套住房归杨勇所有,两人的孩子小明(化名)由杨勇抚养,同时杨勇每个月付生活费2000元人民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