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财经 > 权威解读 > 正文

美国内经济深层问题难解决

文章来源:
字体:
发布时间:2019-08-13 20:11:24

美国内经济深层问题难解决


谈判中不讲规则,蛮横无理、挟持本国企业,悍然对华加征关税,是什么让美国从一个自我标榜为“国际秩序维护者”的大国角色,变成了蛮横无理地全球国际经济秩序的挑战者和破坏者?多位中国经济学者分析,美国霸权主义行径的背后实际上是美国经济的深层问题难解。

为什么“遏制中国”?转嫁国内矛盾!

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名誉院长、北大新结构经济学研究院院长林毅夫一语道出了美方的最终目的:遏制中国。

林毅夫:“中国的经济增长,资本不断积累、产业不断升级,当然技术会不断创新,而这些创新其实主要是我们自己通过学习、通过研发来的。在这种状况下特朗普为什么老用贸易逆差、还有这些所谓不公平竞争的方式来谈呢?实际上是看到中国发展得这么快,他想遏制中国的发展。”

不过,在美国,“遏制中国”、不给中国发展机会的论调一直存在,多年来没有成为主流,为什么今天这种观点被摆到了台面上,甚至似乎要变成了美国举国的行动了呢?

美国霸权主义背后:美国内经济深层问题难解决

美国霸权主义背后:美国内经济深层问题难解决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世界经济研究所所长张运成认为,这首先要从美国自身难以为继的二元经济结构说起。新世纪以来,特别是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以来,美国创新经济与传统制造业各走各路,使经济社会陷入了结构性困境。

张运成:“2016年的大选让我们看得非常的清楚。比如说高科技行业支持希拉里,硅谷曾经就联名反对特朗普。相反,制造业岗位流失的一些中西部各州纷纷支持特朗普。奥巴马曾经用了一个词叫‘美国的经济脱臼’,非常形象地形容了美国二元经济结构的表现。创新经济由现代的农业、先进的制造和高端服务业组成,美国的竞争力全球领先。传统经济由传统的制造业和低端服务业构成,竞争力弱,无法提供优质岗位。2000年到2017年9月美国共减少了480万的制造业岗位,其中纺织、服装、家具、家电、计算机设备领域最严重。美国传统经济释放出来的大量的过剩劳动力无法被新经济吸收。创新经济的就业岗位具有低成本、高技术的门槛,技术巨头将制造环节外包给成本低的国家。这些东西都造成了创新经济无法吸纳传统制造业部门所淘汰下来的工人。”

美国霸权主义背后:美国内经济深层问题难解决

美国霸权主义背后:美国内经济深层问题难解决

转移视线难长久!“制造业重回美国”不现实

当国内经济出现问题,干脆就把矛盾转嫁到国外,让中国和很多其他的国家成为替罪羊,张运成认为,这完全是美国一贯的霸权主义的风格,而且在“抢别人蛋糕”这件事上,美国的确具有优势。

张运成:“一个是他制度性的优势,一个是连续性的结构。整个现在的体系都是美国在二战之后建立起来的,包括盟国的体系,他完全可以随时拿来用。第一是贸易领域采取威胁退出WTO、威胁加征关税。在投资领域,美国以加强国家安全、知识产权和特定领域监管为名,大规模修改外国投资规则。能源领域,美国在以单边主义行动为抓手,操纵国家油价,刺激货币政策,实现促经济、稳政权的目的。科技领域,把中国当成他的科技威胁的主要的靶子,推动对中国的技术封锁和产业围堵。我们传统看美国的市场经济是一种小政府、大社会,但是这两年特朗普的施政可以看出,他的大政府、小社会的快速演变非常明显。”

美国霸权主义背后:美国内经济深层问题难解决

美国霸权主义背后:美国内经济深层问题难解决

但是,遏制中国真的能够改变美国国内经济结构问题造成的深层次矛盾吗?北大国发院副院长余淼杰有一个观点得到学界一致的认同,就是即便真的零关税、零壁垒、零补贴了,未来的很长一段时间里美国对中国、乃至对全球的巨额贸易逆差也不会改变。

余淼杰:“这是由两国要素禀赋所决定的比较优势决定的,主要看两类产品,第一是纺织品,我们的劳工成本大概是美国的两成,一个月750美元,这一定会有大量的贸易顺差。第二点,中国出口大量的机械设备、汽车,因为中国的劳工成本比美国要低。那么越南、柬埔寨、孟加拉也比较低,但是因为他们没有全产业链,中国在制造业方面有全产业链。”

美国霸权主义背后:美国内经济深层问题难解决

美国霸权主义背后:美国内经济深层问题难解决

美国政府“债台高筑”,最终买单的是美国民众

换句话说,特朗普“让制造业重回美国”的承诺现在看根本就不现实。又或者说,就算他能够激发国内某些制造业增长,但也不可能是美国人民希望的那个制造业。林毅夫表示,这种强行扭转全球供应链、价值链的做法注定了不可能获得成功。

林毅夫:“像特朗普想用增加对中国、对加拿大、对墨西哥、对欧洲、对日本的关税来解决贸易逆差的问题,但实际上美国去年整个的贸易逆差不仅没减少,而且还在增加。2018年的统计数据显示,即使有特朗普那么大的动作,美国对外贸易逆差增加12.1%,而不是减少。对中国也是一样的,去年对中国的贸易逆差是增加了11.7%,同样并没有解决他的问题。带来的结果是贸易状况恶化,带来的结果是他们国内的居民,或者是用中国的出口产品作为投入品的生产商,他付出更高的代价。在这种状况之下,我想美国一般家庭的福利是下降的。”